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灵魂争夺(1 / 2)

项宁轩手扶统御之盔,脸上肌肉不断抽搐,扭曲成各种怪异狰狞的表情。

灵魂之中,更是惊涛骇浪,亿万灵魂残片掀起滔天巨浪,各种负面情绪将项宁轩的主意志淹没。

五感全部被屏蔽,身体彻底失控,自我意志空荡荡的,茫然无措。这种感觉比鬼压床还要恐怖,毕竟鬼压床可没有亿万灵魂残片蜂拥而至鬼叫撕咬的压迫感。

仔细体会,还是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,甚至也能简单操作。可怎么说呢?感觉完全不同,就像在操作一台机器,我这儿下一个指令,它动一下。没有反馈,根本不清楚这个动作的后果。

明明是自己的身体,但这种强烈的割裂感,就像被夺舍一样。

项宁轩本来信心满满,自觉不会再重蹈阿尔萨斯的覆辙。但没想到灵魂残片的反噬竟然如此恐怖。他终于可以理解阿尔萨斯被击败时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
“特么!老子不是阿尔萨斯那个废柴!我,项宁轩,是不会成为傀儡的!”

嗡!灵魂震颤,陷仙剑的光影出现在灵魂位面。剑光一闪,狂热地冲击项宁轩主意志的灵魂残片全部被削碎,里面的意识也随之被精神浪涛碾碎吞没。

项宁轩呼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,对自由呼吸的感觉居然生出一丝怀念。灵魂残片的叛乱被镇压,但这只是仗着项宁轩个体的强横暴力碾压。它们的数量太多,杀之不尽,很快就会卷土重来。如果找不到叛乱的原因,自己早晚会被耗死。

环顾四周,萨穆罗和梅依瑟娜已经联手压制了贾拉维。张辉琰去检查通讯基站的状况。

辛达苟萨已经失控了,正从冰湖里爬出来,那里原本有数千构造体叛军,场面十分混乱。穆迪则带着一支部队打着勤王的旗号跑过来,混乱之中居然没人发现他的问题。

最麻烦的则是锚定冰封王座的那五条锁链。看起来黑不溜丢不起眼,却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,宛如五指山般无法逾越。

陷仙剑砍上去也只能留下一个小指粗的缺口,一时半会,根本别想摧毁这些锁链。从缺口中隐隐透出世界法则的气息。

不待项宁轩细看,灵魂残片的反噬又涌了上来,那种肉体与灵魂剥离的感觉,不管经历多少次都不好受。当务之急是先镇压灵魂暴动,否则他什么都干不了。

灵魂残片的反噬跟这次的入侵者配合得如此默契,两者要是没有关联,项宁轩直播女装。那么,他们又是如何勾搭在一起的?

原来灵魂残片中大的意见领袖已经被项宁轩狙杀,余下的灵魂残片一盘散沙。只要聚不起来,对项宁轩就没有威胁。自己的主意志一直主导着巫妖王的灵魂。

这段时间,项宁轩可没有真的荒废。他将最多的时间用在学习上,咨询了心理学、社会学、传播学等方面的专家,又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,对无数灵魂残片构建起来的灵魂聚合体有了更深层次的研究。

灵魂残片不同于正常人,它们可不仅仅是灵魂缺胳膊少腿,而是只剩胳膊啊,腿啊之类的碎片。

要把灵魂残片聚合到一起,就必须要有一个串联这些残片的核心。比如,憎恨、恐惧、愤怒等负面情绪,在人死亡时最强烈,以之为核心就能聚拢一大批灵魂残片。

几乎所有灵魂残片同时反叛,说明有一个共同的核心将它们串联起来。找到它,摧毁他!

项宁轩再次挥动陷仙剑,绞杀那些贴过来的灵魂残片,同时,观察残片破裂后的特征。

再次压制灵魂残片的反叛,项宁轩上前两步,继续挥剑砍向黑色锁链。豁口扩大,显示出锁链内部的构造:一个个符文流转不休,代表着某种深邃的力量。

符文的特质就如象形文字,不需要认识,只要仔细观察体会其表现出来的灵能气息,就能大致明白其中蕴含的法则。

更何况,这些符文给项宁轩一种熟悉的感觉。那些破碎的灵魂残片中也出现过类似的符文。其中一组符文在灵魂残片、天灾士兵的灵魂以及统御之盔的内部结构中都曾多次出现。

“它的功能是……统……御,统御!统御之盔,统御之链!!尼玛,原来问题出在这儿!”项宁轩恍然大悟。

这时,贾拉维的符文剑上光芒大盛,与五条统御之链相和。他的战斗方式诡异莫测,给人的感觉不是人在挥剑,而是剑在挥人。萨穆罗和梅依瑟娜联手竟然在节节败退。

穆迪的十指全部变为锁链,连接着身边十个亡灵军官。这些军官又控制着数百亡灵构造体。他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逐渐逼近。

辛达苟萨庞大的身躯扒在冰封王座平台边缘,用血红的眼光盯着项宁轩。它的身上隐隐环绕着几条锁链。

这些家伙跟五道锁链都有关键,而且在锁链的影响下,实力进一步加强。

叛乱的灵魂残片再次卷起滔天巨浪袭来。